日更好难,我做不到!

【all耀】不忠 (16)

第十六章

 

等阿瑟妮打电话来询问时王耀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向她告知今晚在外用餐,王耀望了望看起来都有些微醺的众人,而伊万忽然又吩咐管家去拿他特意带来的伏特加,除了王耀所有人心照不宣地打算留宿还特意给他安排了卧室,意识到今晚走不掉的王耀向阿瑟妮告知恐怕今晚也要就宿在这里了,明早便会回去

 

基本上该醉的醉该躺的都躺了,一场算不上狂欢的狂欢将近持续到晚上十点左右,管家先将王耀领入房间

 

王耀突然理解阿瑟妮为什么对物质生活如此憧憬了,就比如刚刚,王耀在走进管家安排好的客卧时单不提见到摆设时的惊艳,因为他基本上从还未进入这幢房子之前就在心中连连惊呼了,而是管...

 

【all耀】不忠 (15)

第十五章


在上班期间王耀几乎是用非常深仇大恨的眼神盯着查尔斯进进出出的背影,即使内心有千千万万句咒骂却还是敢怒不敢言,就是查尔斯有没有感觉锋芒在背就不得而知了


还没走出大厦转门就远远看到一辆非常骚包的红色敞篷车停在公司门口街边上,而对车不怎么研究的王耀只能从车辆的外形猜测出是辆豪车,他对车的了解仅此于廉价车与豪车两个概念


周围凡是见到这颜色与外形都显眼的车的人似乎和他一样也忍不住驻脚多瞥两眼,驾驶座上的人也因此看起来非常意气风发,戴着一副有逼格的太阳镜,时不时撩一撩有些过长的头发


王耀一般用两个字统称这类人——装逼...


 

【all耀】不忠 (14)

第十四章


聪明的安娜一直向阿瑟妮表示如果频频与亚瑟·柯克兰见面的话恐怕会适得其反。虽然阿瑟妮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她也只有今天实施了自己好朋友的建议。况且安娜也不是无所不知,她的丈夫奥伦也不是亚瑟·柯克兰的蛔虫或者跟屁虫


阿瑟妮并没有多少要好的朋友,但是呆在家里令她非常狂躁。所以她只得选择去购物,她的所有想法几乎都与柯克兰先生有所关联


手机上时不时显示的银行卡消费短信令王耀频频皱眉,原本就少数的几万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那原本是王耀打算攒下来以后给自己与阿瑟妮孩子的一切赡养费,但是并不如愿


他还...

 

【all耀】不忠 (13)

第十三章


起来时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是五点三十分,天也才刚刚慢慢脱去漆黑的外壳,窗外还未熄灭的路灯加上天空的光线还不至于照亮整个房间,即便一晚上没有入睡却也不疲惫,躺在沙发上辗转反侧不如起床出门呼吸新鲜空气


霞光映射的云朵是鲜红的,马路上,一眼望去街道上的人影也仅仅是寥寥数几,在与阿瑟妮结婚以来他几乎很少起的像今天这么早的时候,应该说是几乎没有,他还依稀记得,新婚时的自己,从来都是上班前在家与妻子呆到时间实在紧迫才踏出房门,那种处于热恋的状态令王耀现在想起来就非常心悸


即便阿瑟妮还有可能回心转意他终究回不去原来的...

 

【all耀】不忠 (12)

第十二章


一路上忍着难受坐在稍有些颠簸的的士上,胃里一阵翻滚,到家时也忍受不住的趴在洗手间干呕了好几下,因为晚饭没吃胃里空荡荡的,吐出来的都是喝的酒,王耀眼眶通红,他想抱头痛哭,甚至分辨不出脸上湿漉漉的是因为呕吐而产生生理性的泪水还是什么


手机从口袋里滑落出来,摔到地板上屏幕的边缘也裂了不小的裂纹,上面的电话依旧锲而不舍的震动着,阿尔和弗朗的未接电话甚至还有查尔斯的,王耀自动忽略了前者直接回拨了自己上司的电话,想必也是他们因为联系不上自己转而寻求查尔斯的帮助,但是这样不管不顾的离场甚至连电话都不接未免有些太没礼貌,王耀忍不住唾弃自己这种行为...


 

【all耀】不忠 (11)

第十一章


阿尔的手机通话音量开的最大,即使不是免提模式也能清晰的听到另一端弗朗的声音传出来


弗朗难以压抑的语气隐隐透出的轻微兴奋和阿尔同样幸灾乐祸的表情就知道他们口中的那个女人也跟着亚瑟·柯克兰来这里了


王耀心头一震,他内心的恐慌感又再一次浮现,他害怕出去时碰到的是他唯一不希望在这里出现的人,如果那个人真的是阿瑟妮,那阿尔和弗朗必定会向他们介绍自己,以这种情况与阿瑟妮碰面,那又会是怎样的场景?


是告诉所有人面前这个是自己的妻子,还是装作完全不认识,他几乎想象的出来阿瑟妮看到自己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但这样之后两...

 

【all耀】不忠 (10)



第十章


弗朗痛斥阿尔暴殄天物,将亚瑟名下最有价值的一块庄园地拿来组织没有意义的派对就为了他从澳大利亚回来接风洗尘,所有来参加派对的客人有多半是完全没有见过的


阿尔耸了耸肩膀,摘下平光镜用衣角擦了擦,毫不在意的说是经过亚瑟允许的,并且表示这块地迟早是属于他的,


王耀则在一旁啧啧称奇,他内心的小人几乎要呐喊了,有钱人的世界就好像可以轻描淡写目不斜视的跨过地上掉落的百元大钞,他从走进这片区域时看到的露天游泳池都比自己家大


“最近经常看到亚瑟身边跟着一个女人”阿尔不动声色的往王耀身边挪了挪,自从三个人碰面开始,他一直觉得弗...

 

【all耀】不忠 (9)

第九章



王耀现在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找到弗朗,而后者电话一直打不通,他都怀疑弗朗是不是骗他的,越过一个又一个拥挤的人群,挡开一个接一个的搭讪,王耀开始有些不耐烦,那些喝的脸红彤彤的醉汉吐着满嘴酒气的往自己跟前锲而不舍的凑


突然有一双手非常可耻的拽了一把王耀的头发,顺着发尾将他的发绳捋下,他忍无可忍,气势冲冲的扭头打算警告这个有性别障碍的人不要动手动脚顺便展示一下自己的雄威让周围看起来早就蠢蠢欲动同样有毛病的一些男人打消那愚蠢的搭讪念头


撞入眼帘的却是弗朗那张令他气的牙痒痒的脸,“小耀~原来你在这,哥哥找了你好久”此人看起来完全没有...

 

【all耀】不忠 (8)

第八章


第一次希望上班的时间慢一点,下班的路途长一点。


他在面对阿瑟妮时,根本无法不去想象自己的妻子白天趁自己上班去与另外一个男人约会,晚上又若无其事的回家扮演妻子这个角色


他从查尔斯那里得知那个人名叫亚瑟·柯克兰,不仅查尔斯认识,弗朗更是与其交好,是个年轻有为的大企业老总,多次上过各类新闻报道和头条,自己所在的公司曾与柯克兰其公司有那么一星半点的合作关系。王耀理智的没有将妻子不轨的行为迁怒于看起来似乎是情敌亚瑟·柯克兰,不得不说他不认为这样优秀又非常英俊的男人会不吸引异性,就连自己都无法不去仰慕和钦佩...


 

【all耀】不忠 (7)

阿瑟妮扶了扶王耀头上歪了的绿帽子:“戴好”

第七章


阿瑟妮觉得车上的气氛变了,她突然有些后怕,恼怒自己为什么这么冲动,为什么自己急于求成。


“恐怕是的”亚瑟并没有听出阿瑟妮说这句话时的含义,他不在意点点头,主要是他自己并没有多余的想法“不用太在意”


每次与柯克兰先生搭话时,两个人总是那么寥寥几句,阿瑟妮觉得他可能不是一个话多的人,完全没有想是不是没有共同话题,她有些气馁,但是又想到安娜所说的话,她默默在心里打气,原本有些消失的自信又回到了脸上,她又觉得迟早需要迈出重要的一步


查尔斯送王耀回家时,王耀已经在副驾驶上睡着了,...

 

【all耀】不忠 (6)

这章非常不走心  可以选择略过,王耀没出场。不会影响后续情节

自带避雷针

务必轻喷


第六章


安娜的生日会是阿瑟妮与亚瑟·柯克兰的一个转折点。当时亚瑟并不知道和自己偶尔会在公共场所遇上几次的阿瑟妮与自己合作伙伴的妻子是朋友


阿瑟妮在走之前顺手带上了王耀送的那瓶香水,安娜也完美无缺的为她布置好一切,并且带她去做造型买衣服。


生日会是在安娜家的大厅上举行的,而亚瑟·柯克兰安娜夫妇自然也特意邀请了,并且因为害怕他不来而亲自登门邀请。所以柯克兰先生如所有人以偿的参加了这场宴...

 

【all耀】不忠 (5)

弗朗,出场。呜呜我的小耀又近了一步


第五章


安娜和阿瑟妮是好的穿一条裤子的朋友,安娜不仅出身好连最后嫁的丈夫都是一个帅气多金的钻石王老五,几乎处处压阿瑟妮一头。安娜曾经的男朋友都是清一色活大器好的金发肌肉欧洲男,而阿瑟妮最后嫁的人却与安娜的审美恰恰相反,阿瑟妮第一次领王耀与安娜见面时,安娜就对这个东方的瘦小男人嗤之以鼻,她偷偷将阿瑟妮带到洗手间说悄悄话“天哪,阿瑟妮!你让我感到震惊!”安娜夸张的手舞足蹈“这个中国男人能给你什么安全感吗?难以置信,我刚刚走进来的时候以为是你带来的女朋友!他的头发比你我都长!”她说的面色涨红,做了个极其美式的摊手...

 

© 8 | Powered by LOFTER